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神秘聊斋_ 149 愤怒-

时间:2021-05-12 13:3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一句话经典小说神秘聊斋 149 愤怒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李心天过了两天就回到了水文县。

    可是一到城门口,守城门的一个兵丁,叫老油头的便连忙呼了一声说道:“大少爷回来了?”

    李心天颔首点了点头,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老油头这个时候急忙迎了上来,偷偷的塞了一封书信给李心天,并且低声说道:“大少爷从提亲回来,只怕县内有些事情还不知道,徐捕头让小的在这里等候大少爷,说是大少爷回来了立刻便将这封信交给大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水文县内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李心天接过书信之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

    老油头迟疑了一下,一脸为难说道:“或许徐捕头的书信之中有写明白,小的就不再这里胡言乱语了。”

    李心天皱了皱眉,打开书信一看,当即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这个刘县令,欺人太甚,真当我李家是泥捏的不成。”下一刻,他骤然暴喝一声,显得无比的生气。

    书信被他直接一捏,竟碎成了纸屑,洒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从出生到现在,李心天从未如今日这般动怒过。

    当即,他大步向着李府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这回真生气了,这下水文县不平静了。”老油头低估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,这好端端的李家大少爷怎么会如此暴怒?”旁边的新兵问道。

    老油头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说道:“你这小子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,就在昨日,刘县令派衙役将李启宗,李老爷给抓了,这事情在水文县已经闹开了,只有大少爷前两日去了提亲不知道这事情,没想到你居然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会吧,县老爷抓李启宗作甚,他又没有犯什么罪。”那新兵惊疑道。

    老油头摇头说道:“官字两张口,谁知道这些当官人在想什么,或许是盯上了李家的那滔天富贵吧......嗯,这事情还是少去议论比较好,过路的猛虎和本地的强龙斗起来,和咱们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李心天怒气冲冲的返回了府邸。

    却是瞧见府前李管家已经收到了他回来的消息,早在门前等着他了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你可总算是回来了,本来昨日老奴就想派人去通知大少爷的,可是下了暴雨,再加上事情紧急便耽搁了一晚。”

    李管家迎了上来,满脸焦急的说道:“府上大事了,老爷他......”

    李心天挥了挥手说道:“事情我都知道了,我父亲被那刘县令给抓进了牢里,说是我父亲跟那个什么王神婆有勾结,用道术谋财,县内多个富裕之家的金银丢失,皆是我们李家所为......除此之外还诬陷我父亲以邪术害人,什么采阴补阳,害孕妇堕胎,为自己延寿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大少爷都知道了,那这现在该怎么办啊?”李管家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莫须有的罪名,这刘县令其心不小,怕是盯上了我们李家了,或许刘县令才是盯上我李家的主谋,我现在就去拜访拜访这个刘县令,你等我走后,稳定府上还有县内各处产业,别处什么乱子,必要时候,出动镖行的人。”李心天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是,是,老奴记下了。”李管家连连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李心天叮嘱了一番,准备去县衙,可是随后却又目光一撇,看见了一位府上的婢女正背着包裹,似乎准备溜走,

    “站住。”李心天立即喝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婢女当即吓了一跳,吓的包裹都掉在了地上,却见满地的金银首饰散落旁边。

    “大,大少爷。”这个婢女顿时脸色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李心天冷冷说道:“我李家还没完了,这就急着卷钱财逃走?”

    “大少爷,饶命,奴婢只是一时糊涂。”这个婢女当即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,磕头求饶道。

    “赶出李府,送进厂里劳作,为期二十年。”李心天喝道。

    “是,大少爷。”李管家点头,然后急忙吩咐了两个护卫将那婢女带走。

    李心天说道;“若是再遇到此事,皆按这般办。”

    “大少爷饶命啊,奴婢知道错了,还请大少爷别赶奴婢出去。”那婢女哭着求饶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要你的命,只是让你去厂里工作,月钱会照给你的,这已经够仁慈了,换做是我父亲,必定要杖毙你,你是我李家买进来的,可不是招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李心天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很快,那个婢女就被护卫带走了。

    “李家还没倒,人心就散了,看来是时候该整治整治李府了,府上养了太多吃闲饭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婢女的事情让李心天心情很糟糕。

    谁也不想见到,自己府上出了这样一条白眼狼。

    要知道,李心天自认为自己待府山的下人们都很不错,没有作践他们,也没有虐待他们,更加没有打杀过那个下人,反而每个月会给每个下人不少的月钱,让他们攒起来,日后出府只后谋一个好人家,可以娶妻生子,传宗接代,想起来也算是功德无量的好事。

    可是今日里府上才发生一丁点的动荡,便有婢女卷走财物,准备逃走。

    这若是李府真衰败了,只怕还不止一例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“天儿,要将你爹从牢里救出来啊,不然你让娘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陈书霞看到了李心天回来了,不由心里镇定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娘,你放心好了,我不会让爹少一根头发的。娘,你要多加休息。”

    李心天也知道府上会人心惶惶,上下不安,所以他率先返回府上稳定人心,吩咐了一些事情之后便立刻动身前往县衙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很少和官府打交道,毕竟在都城,也很少跟官府的人交什么深情。

    不过上一任县太爷倒也是个贤明的官,虽然有些懒政,但至少还是把水文县打理的不错,冤情,案件处理的也算是及时,而李家也和上一任的县老爷井水不犯河水,他做他的官,李家经营李家的生意。

    至于朝廷的赋税,李家也没有少一分钱,每年都准时送上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任的这个刘县令,却是一个不安分的主。

    一来水文县便收城门费,而后李心天还听说加重了水文县的税收,已经超过了朝廷的法度。

    对此,李家也不是没有做出应对,今年上半年的田赋,这个刘县令一颗谷子都收不到。

    李家三代经营水文县,算上李心天这一代就是四代了,附近村子的田地哪家不是李家名下的?

    如下河村一般,下河村的所有村民耕种的天地,都是李家的,他们只是李家的雇农而已。

    没有李家发话,哪个衙役敢下村催缴田赋?

    或许是这事情起了由头,才会让这个刘县令来一招狠的,直接污蔑李心天的父亲李启宗,并且派人将李启宗给抓进了牢房里。

    水文县的县衙朝南,门前两座石狮子,旁边还有鸣冤的巨鼓,大门口处有看守的衙役。

    李心天走到门口处,说道:“这位差役,还请劳烦通报一声,说李家李心天拜见刘县令,意在询问家父李启宗的案情。”

    那差役看着李心天神情有些犹豫,似乎不想进去通报。

    “哟,大少爷,今儿个怎么有空跑到衙门里来,大少爷不不是一向不进衙门的么?”忽的,一个懒散的声音响起,却见一位黝黑矮小的汉子穿着班头的服饰晃悠悠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黑三?”李心天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黑三嘿嘿笑道:“现在不是黑三了,是三爷了,大少爷瞧见我这身衣裳没有,以后这衙门进出,我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要阻我进去?”李心天说道。

    他以前听徐捕头提起过,这黑三倒向了刘县令,没想到这短短几日时间,地痞黑三居然成了这水文县县衙内的班头。

    提携的够快的。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,这水文县内哪有大少爷不能去的地方,小的可不敢阻止,只是这衙门也有衙门的规矩,大少爷不会不明白吧。”黑三嘿嘿笑道,伸出手搓了搓指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李心天冷冷说道:“黑三,你敢收我的钱?”

    “喝,大少爷威风,就凭大少爷这话,旁人只需要十两,大少爷得一百两。”黑三咧嘴笑道:“李家是富贵之家,想必这一百两大少爷是不放在眼中吧。”

    “黑三,有些钱可以拿,有些钱是不能拿的。”李心天盯着黑三说道。

    黑三说道:“大少爷,这话小的就不明白了,钱就是钱,哪有什么能拿不能拿的,大少爷这钱若是不给,那可就别怪小的不给大少爷这面子了,这通报的事情可就恕小的无能为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,没想到你也是个蠢人,那个刘县令能保你一辈子?还是说你觉得我李家就是这么好应付的?”

    李心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大少爷如果身上没带钱,赶紧回去取,别再这里和我磨磨唧唧的,我没空。”

    黑三不耐烦的挥手道。

    “黑三,念在你以前也为我李家办过事的份上,给你一个机会,替我通报一声,我可以不追究你,若是你执迷不悟的话,休怪我心狠手辣。”

    “哟,大少爷也会发狠话了,不过三爷还真不怕,瞧见这个没有。”黑三指了指自己的衣裳:“正儿八经的县衙当差的,不过大少爷这一番话够味道,可再要进衙门的话,那得这个数。”

    “一万两。”

    李心天此刻反而没有生气了,竟轻轻一笑;“有意思,一个要钱不要命的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转身离去,李心天从未有今天如此愤怒过,这黑三还懒死不活的,往枪口上撞。

    “黑三,你可别这样,他可是李家大少爷,得罪了他,会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衙役有些提心吊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呸,怕个鸟,没瞧见那李心天也吃瘪走了么?什么李家大少爷,什么李解元,给他面子才叫他一声大少爷,李解元,不给他面子不过是一个商贾弟子罢了,敢和衙门作对,找死。”

    黑三吐了一口浓痰,很是不屑说道。

    但见到李心天被自己赶走了,心中又有一些飘飘然。

    那可是李家大少爷啊,水文县响当当的人物,可是在自己这身官服面前却还是得低头,要是李心天有着官服,那么黑三就只能低头看着李心天。

    李心天并没有走,只是走到县衙附近的一家自家的铺子里,吩咐了一声。

    很快,便有一个小厮跑出了铺子,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一个汉子来到衙门前,大声喝道:“黑三在哪?给老子滚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叫什么叫,你三爷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黑三打着哈欠从门口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汉子拔出腰刀就对着黑三劈下。

    黑三顿时惨叫一声,一条腿立刻就被撕开了一道口子,鲜血立刻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可够?”那汉子抓着黑三从衙门口拖了出来,转而问道。

    李心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了出来,淡淡说道:“他手太黑,斩了他一只手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大汉一脚踩着这黑三的胳膊,腰刀一刷,便是一只手掌斩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~!”黑三又是惨叫一声,立刻鲜血狂喷。

    李心天颔首点头说道:“可以了,投案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大汉一拱手,方才弃了腰刀,囔囔说道:“老子韩猛,和黑三斗殴,伤了他一条腿,斩了他一只手,前来衙门投案。”

    衙门处的其他几位衙役顿时面面相觑,皆有惊色。

    “咋地,愣在那里作甚,还不来拘我,你们是怎么当差的。”韩猛喝道。

    “大,大少爷,您这是?”一个衙役紧张而又恭敬的问道。

    李心天看了一眼还在地上哀嚎的黑三说道:“没什么,只是脾气上来了,有些冲动了,下回还是克制一点好。”

    冲动?

    这都是要把黑三给宰了。

    衙役门心中一颤。

    真没想到李家还有这样狠辣的手段,片刻之内就把黑三给收拾了。

    不,应该说这个李家大少爷的手段狠辣。

    水文县内都说李家大少爷心地良善,是个好人,万万没有想到李家大少爷还有如此手黑的一面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